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Underswap]抄近道

一点日常,无关cp,关于pap的。
是之前放在名朋的戏,想了想还是删了改成第三人称。
汉堡王的思慕雪很好喝,有感而发。
(↑虽然它让我胃疼了整整一天。)

—————— 
热域很热,这是废话。
蓝色的雪芭鲜艳得叫人反而没什么胃口,怎么说呢,观赏性≧实用性了吧?
又加上嘶嘶冒热气的天,手里的甜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黏糊糊地化下来。留下那些花里胡哨的糖霜,树莓干,软豆和星星状的巧克力浮在上头,还有些亮闪闪的…
食用金箔?
“真是奢侈。”那只骷髅这么说着给自己挖了一大勺送进嘴里。干干净净的的薄荷蓝莓味道,还可以嘛。
“大明星喜欢亮闪闪的东西,”NTT的售货小哥这会儿趴在柜台上懒洋洋地抽烟,他把手撑在那块新品的立牌上(NEW!NTT限量夏日雪芭,绝赞发售中!),弯着腰把灰掸在橱窗外,“是人都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啦。”
“这回算什么,吃下去把自己的胃袋也打点的亮闪闪,潮流新趋势?”雪芭在颌骨里慢慢融化开来,他的嗓音跟含了漱口水一样含含糊糊。
“别这么说,伙计,你会庆幸他没有往里头加胶水的。”店员哼笑着抖抖耳朵指了指衣服上的NTT三个大字,粉色的三角鼻头喷出烟圈。“大老板试图在配料表里加凝胶定型,我出于好意拒绝了……”
“嗨等等——对了哥们儿,你很面生,我好像没在这儿块见过……?”
“雪町,我住在雪町。”一点雪糕落在衣领上,papyrus胡乱地抹了几下,没当作在意的模样。帽衫留下一块深渍。
“嚯!大老远跑过来买个雪糕……”他似乎很诧异,表情在惊愕和调侃之间切换着,结果变成了副难以言喻的夸张模样。
“我知道一条近路。” 小半杯雪芭已经融得差不多了,他吮了一下匙子,“呼…虽然说在这儿吃冰的会更有感觉,不过果然还是太热了。”
“你要学会享受这个过程。”售货员手旁的咖啡机噗噗地煮开了,他转过身去关上,“你会学会享受这个过程的……?”等到转过身时却发现柜台前不知何时空荡荡了。
“真是奇怪,”兔子员工垂着耳朵探出脑袋四处打量,怎么也见不着方才的踪影了,“——我还想给他推荐八折优惠券呢。”

他将屁股往沙发里一趴,电视上还播着先前NTT甜品站的广告。
“老哥!!!?”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来了,Sans瞪圆了眼珠(他有吗?)拔高了嗓门嚷道,“你为什么拿着NTT新出的雪芭!我只是出去遛了五分钟的宠物石头啊!?!”
“我知道一条近路,”瘦长的骷髅舒舒服服地坐下,一口气饮尽早就变成流状物的甜点,懒洋洋地模仿着自己兄弟语气,“伟大的Papyrus总是有办法的。”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