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苦味。

他的味觉败坏了。在他粗糙的舌苔表面,能尝到的只有说不尽的苦。他找遍了天底下所有的医生,换来的只有一致的摇头否定。番茄饱满多汁的酸甜成了涌入口腔的苦味。滋滋地冒着油光的新鲜牛排嚼着已与胆汁无异。绵软的布丁紧贴在唇齿间散布出黄莲的口感让人反胃。苦的发酸。苦的发腥。苦的发涩。他的一天天开始在饥饿与恶心中度过,他尝试着绝食却在肠肚的抗议吓缴械投降,而清一色的苦味却让他作呕。


评论
热度 ( 7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