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交叉混杂向骨兄弟

UF SANS×US PAPYRUS
underfell/underswap越境注意*
只是看到外网太太的条漫打了鸡血*
全程只是和平聊天*
没什么营养*
雷慎点 谢谢*





Papyrus把身子跌进沙发里,任由自己下陷在柔软的枕垫内。“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会自己找地方坐,伙计。”
对方并不多语,左眼窝内鲜艳的、红亮的光直勾勾的瞪着对方。
“嘿,别这么盯着我,叫人难受。你该庆幸我没在沙发垫底下塞放屁袋。我只是以为你家的兄弟不给你发号施令你就会一直在门后那么站着——你也挺乐在其中,是吧'SANS'?”
“他妈的闭上你的嘴,不准用这种黏黏糊糊的腔调这么叫我。”坐在沙发另侧的骷髅低声吼了起来,含着浓痰般的嗓音同只夹紧尾巴打算掐架的野犬似得有模有样。
“出师不利呀,你看起来很讨厌我嘛。”
“我讨厌所有人,讨厌这个地下。我恨它。”
“喔哦别这么激动。那么你兄弟呢?你也讨厌他咯。”
“我尊敬他。”
“你尊敬他他平时就这么对你?把你按地上当羊毛毡地毯踩踩?”
“这些破事儿不是你该关心的,另一个平行线来的操蛋冒牌货。离Boss远点,或者你想被撵成灰的话。”
“⋯⋯我真高兴你没当着我兄弟说脏话,否则我可能现在就把你闷死在沙发里了。你们的兄弟关系也是,糟糕的要命。”他把自己连帽衫上的烟灰草草掸开。
“哼,他就是个小屁孩儿。”FellSans冷笑了一声,显然对Swap世界线的Sans给了个印象差评,“把自己打扮的活像个圣诞节礼包。”
“他很健全——我的兄弟善良得很,这也是他为什么邀请你家bro同他探探险聊聊天训训练的原因。他觉得你们'骨子'里是好的,哥们儿。”
“我们是骷髅。”
“哦很高兴你还注意到我的双关。”Papyrus把他干巴巴的语调稍稍上扬了些,捻着烟的手在空中独自转了个小圈,自顾自地继续下去,似乎不打算给对方回嘴的机会。(哦等等,骷髅没有嘴唇。)“Sansy愿意花时间去包容你们,跟你们交个朋友——但不代表我也愿意,”他颔骨微张,几串烟圈陆续散到空中。“我不在乎你们那儿乱七八糟的规矩,要是你在这儿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不是我的兄弟,不是我的上级,你 什 么 都 做 不 了。”Sans将脸猛的贴近他,深渊内的火光更加猛烈的燃烧起来,Papyrus仿佛能感受到他左眼的温度。
“你将会度过一场'盛宴'。(You gonna have a great time.)”
留有余烬的烟头按在了SANS的眼角。







*因为我比较偏向fellSANSY只对Boss一人展现无时无刻抖M状态平时对其他人就拽上天的设定(但在特殊情况下抖S/M开关也会开啦)。所以和USpapy杵在一块儿俩骨敌意意外的重,也意外的好吃。(弟控毁灭世界)?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