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依旧是交叉混杂骨兄弟

*underfellSans×underswapPapyrus注意
*越境注意
*一辆破小三轮车
*好饿啊我居然要自给自足了
*(耻到几乎不想打tag)
*雷慎入,谢谢配合





* “你一定是个寄生虫,或者某种恶心的疾病。 你的手指勒在我的喉咙上,让我窒息。 捕食者吞噬他们的猎物,来让自己生存。 但你企图捕食我的方式,是我见过最恶劣的事。 你一定是只动物,根本无法感受。 你是头饿了几个世纪的怪物,你将我当做你的食物。” ——BI☣HAZARD


* FellSans掐着他的脖子按进沙发里,燃了一半的万宝路的气息钻进他的鼻骨,从他的眼窝淌进,在他的蝴蝶骨周围打转。这是和他的兄弟不相同的烟味,没有嚣张的戾气和浓厚的腥味与所谓的孤高感。那是一种更松散的、慵懒的气息。 “松开。” “没门儿。” “我打赌Sansy和你家哥们儿回来后不会想看到这场面的。”SwapPapyrus往后倾了些,抬腿踩在他脸上。“我想想,好声好气跟你说话应该不管什么用。” “滚开。” 鞋底是潮湿的泥土与雪地的味道,Sans几乎能嗅出他去过的每处足迹,沾满棕黑色污垢的纹路清晰地紧贴他苍白的面颊下。他开始该死的痉挛,抓住对方脚踝的掌骨抖动得就像台过度运作的洗衣机。 Papyrus意识到自己闹过头了。“……嘿松手伙计,我还有两分钟就得去值班。” “哦,我不知道原来你还会这么勤快?”Sans笑起来,月牙形的弧度几乎咧到了耳后。“喔别急呀,咱们可得好好‘加固’一下我们的友好关系——在我们兄弟不在场的时间。” 他掀起肥大的橘色连帽衫,几乎是直指阵心。橙色的灵魂在胸腔下漫出金盏花般的光芒。 “住手、住手你这混球——”“我猜这是你的‘软肋’哈,‘哥们儿’?” Papyrus的音调高了八度,他把烟按在对方手背上挣扎着试图起身将他拽开。 “不,还不够。”掐制颈椎的力道明显加大了,危险的家伙痴痴的笑起来,夹克上的银拉链晃荡着发出声响。指骨浅浅刮过,酱汁般粘稠的液体从柔软的灵魂表层释出。“你喜欢吗?你喜欢它吗,懒骨头?” 呼吸变得粗重,Papyrus没办法很好的吐字,含糊不清的尾音从齿缝间漏出。柔软的沙发很好的让他陷入其中,他有些乱了阵脚,只好掐住Sans厚重的皮夹克找准重心。 “终于配合点了,huh?” “…操你大爷,贱人。” “先前某位刚跟我聊过不要说粗话来着,嗯——是谁呢?”FellSans偏头故作出思考的样子,说罢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 Papyrus后悔了没有一开始就把他踢开。他能该死能地感受到对方的骨节一点点挤压过自己的灵魂,非常清晰,就像在清理动物的内脏。暴露在外的胸曲部分开始发烫,压制住的腰椎反射性的想要向上支起,不自然的颤抖说明他此时的状态。 ——他成了猎物。那匹‘凶兽’的猎物。 不成体统的低喊从握紧那颗灵魂的手下传出,Sans能发觉自己的鼻息愈发粗重。连帽衫夹克与沙发软垫翻皱在一起窸窸窣窣的响个不停。冷汗不住地下滑,他将头凑近了一点,“现在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完全可以把我推开,你喜欢吗?来吧,绝对公平,来呀,我可不设防。”Papyrus打心底认识到了这个来自underfell的骷髅真是要多恶劣有多恶劣。他的左手扯住对方红色T恤下的狗牌,咬牙切齿挤出一个个单词:“给 我 闭 嘴。”至于中间夹杂着多少富含性意味的喘息,就不多做计数了。
脏兮兮的夹克几乎紧挨着Papyrus的鼻骨,机油、血、粉尘、铁锈与一股浓烈的黄芥味几乎是直窜他的鼻腔里。这很糟糕,Papyrus不喜欢那些辛辣的东西,虽然他一直有意识的去回避而且从未提起。他呛得几乎干呕。
“我是喜欢打直球的,不过你知道吗,看你吃瘪的样儿真的很有趣,heh.”Sans拉开Papyrus的裤链,探进骼骨,一点点磨蹭过内沿弧形的关节。“嘿⋯等、等一等。”“等不了。”他尽可能的侯低身子,用自己锯齿状规则的牙齿一点点碾压那颗灵魂,枫糖般甜美的汁水流淌进红色的魔法舌头。Papyrus猛的弓起背,石膏色的脊柱勾出好看的弧度。与平时的懒散不同,对方捂着嘴想方设法去遮掩颤抖的音色,这反差让Sans没来由的兴奋。他痉挛的几乎就要摔下沙发,唇齿间哆嗦的厉害,瑟瑟发抖的手去抓挠那修长的骷髅的尾骨。动作却有力。
Papyrus开始战栗,他忍不住大声地喊叫,双腿下意识盘住另一方的腰。他感觉自己就是烈日下逐渐融化的薄荷冰激凌,一点点瘫软下来。
灵魂汁液大滴大滴地溅落,濡湿他的胸腔。“我想我之前说错了,你不是喜欢,你是爱死‘它’了。”然后是一连串细碎的闷哼和长跑完后体力虚脱般的大口喘气声。
“我甚至还没褪你的牛仔裤,伙计,”Sans指了指半开的牛仔裤,“你就先缴械了,真是可以——”
“你就不能少点话?”Papyrus勉强坐起身,结实的橡胶鞋底对着对方脸蛋儿就是一记。












*哇我编不下去了就这样吧(事后是fellsansy看着烟枪给自己来了一炮(并没有))
腿肉难吃的哇哇大吐(。)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