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Cherritt】一辆无名小车

一个月前的破三轮,再不发我怕它馊
*味道不怎么样 挺矫的
*感谢食用
*别问我怎么不写日常老开车(逃避)



Have another drink,
再来一杯吧
my dark eyed beauty,
明眸深情的你
I've got one more night left here town,
欢度良宵在此城里
so have another drink of green elixer
啜饮一口永生之泉
And we'll have ourselves a little mixer
且让我们翩翩起舞
Have another little swallow little lady,
美人啊,将此美酒饮尽
And follow me down♪
跟着我,不回头♪

当橄榄绿的清液倒入容器,当节奏合拍的蓝调如无形的帷幕缓缓升起,当如鲨鱼表皮粗糙皴裂的天空昏暗下来,他就坐在这儿了。
Merritt坐在这儿。
精致的小酒吧,稀少但不间断的人流,嗓音低沉慵懒的黑人女歌手,选择这儿的原因?哦伙计,划掉品味挑剔那一栏吧。
——只因为这家老板能听懂他在说什么。
他端着那杯螺丝起子*,加满冰后杯表渗出的水珠蕴湿了他的手套。
“⋯Chasey.”
“是的兄弟,我在呢,无处不在随叫随到如影随形地在你身旁。”
“我不明白。”他摩挲着杯沿,狐疑着,揣测着。细密的水珠一点点滚落,黏着在桌上。
“不明白什么?又有什么好明白?我会弥补我们缺失的那段兄弟情谊,咱们可以重新开始哦。”
“如果是指通过把我拷起来的话,就免了,”Merritt挥了挥喀啦作响的手铐,它们在下一秒就松了嘴,“我是个魔术师,兄弟。”
“So am I,”Chase笑着打了个响指,“Tada——!”,手铐依旧好好地待在Merritt腕子上。“我们都是魔术师,兄弟。我们本该是一样的,但你知道你是怎么做的吗?你抛下了我——哦我亲爱的Mer甩下他的好弟弟Chasey,就像小学时百米长跑的状况那样。我可是,追都追不上。”
“顺带一提,这儿不是芝加哥,不是伦敦,这儿是澳门。放聪明点吧伙计,人生地不熟的,你可跑不掉。”
冰块慢慢地沉底。

然後他們做了。
車內皮質座椅的味道往情慾的孔洞深處鑽去,他去吻自己的兄長,舔舐如遍布著細微漩渦粗糙不平的舌苔,帶著厚繭的手指一點點刮掃過大衣下的皮膚,如貂皮沙發般光滑。

沒有什麼太漫長太綿延的前戲,Chase彷彿輕車熟路般將Merritt的西褲褪到腳踝,草率地伸進幾根手指試探
——然後直球進洞。

Merritt未曾料到自己會再次遇見Chase,也曾未想過與自己的兄弟做愛。事實上,他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冷靜,他沒有吼叫,他没有起身殴打他,甚至没有反抗。在Chase亲吻他的那一刻起就打了静音牌。他甚至不太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Merritt嗅到了对方洗发水的味道,熨干衣裳后衬衫的味道,以及侵略意味的性气息。他的胸口缓缓起伏,呼吸声声加重,他的鼻尖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腹部好像滚烫的要烧起来。
他突然想起那双濡湿的黑手套,他依旧好好的在自己手上,已经干透。
“知道我在做什么吗,Mer?”Chase突然抬起头来,深棕色的眼睛在漆黑的车厢内显得晶亮晶亮的,像被雨水淋湿的柴火。
“你在跟你多年不见的亲兄弟做爱⋯⋯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表示许久未见甚是思念的方式⋯⋯”Merritt快没什么力气说话了,他只好抠紧靠背内的缝隙一字一句地把话拧出来。
“不,我在寻求温暖。”
放屁吧你。
“说真的,跟你分道扬镳后我还挺不舍得的。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你,”
舍不得我这个赚金工具?
“但你似乎和十几年前一样,没什么长进,我很失望,big brobro.”
放你妈的狗屁。
Chase再次俯身去亲他,捧住他的脸,拇指慢慢摩挲他的鬓角。车内并不宽敞,他们背上都汗涔涔的。
烟的味道,酒的味道,金黄的威士忌,青绿的柠檬,蜜色的柳橙,澄澈的伏特加,深棕的眸子。
“有没有人说过做爱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脸会很恶心?”半晌后Merritt开口,他的嗓音已经颤的不行,混杂着些许低哑的渴求。
“有没有人说过做爱的时候你需要闭嘴?”他的好兄弟将手指塞进他的嘴里。

God damn it.


Chase一点点加快了自己的动作,Merritt像是被刺激到了似的挣扎着要坐起又被猛地按了下去。



‘你看过尼亚加拉瀑布吗?
真的很美,很多水流汇在一起,水花不受阻地撞碎。
猜猜每英寸的水流量有多少?
两万亿公升每小时。’



Merritt粗重的呼吸愈发急促,他掐住对方的棕发低声呼喊,Chase则低声嘶吼着去啃咬他的喉结。

然后尼亚加拉瀑布喷涌而出,白色的水浪湍流而下。

“开灯。”Chase倒是乖乖照了。
“Now I see you.”
Merritt几乎是迅速地起身,
“我数三二一好的睡吧伙计。你会暂且忘记刚才发生的事,你只需记得和我喝了杯,参加了一场糟糕的兄弟叙旧。”
然后是一声清亮的响指。
Chase弯起眼眸望向已经迈步挤入人潮的Merritt,轻笑起来。

“Yes,now you see me.”






螺丝起子:一种加入伏特加,柳橙与薄荷叶调制而成的鸡尾酒。

评论
热度 ( 11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