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SU】关于那名石英战士的一切(Jasper中心)


铁石英睁开眼睛。
漫天的尘土争先恐后的漫到她的脸上。她胡乱地拭去试图钻入金蜜色眸中的狡猾滚尘。

“哦,又是一个大家伙。嗯⋯⋯我看看,编号47021 X切面,种类铁石英。”

“编号?”

铁石英翕动嘴唇,或许是在漆黑的土地下待的太久,她嗓音干哑的就像掩埋与几千年前的遗址。
对方没回答她的问题,那小一号的宝石兵只是草草地核对文件签上字。

“粉钻在等你,她一定想见见你。去吧。”

“那是谁?”

“我们的领主,
粉钻石。”

宝石兵伸出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指节,指向远处的建筑。


“你是?”

“铁石英,大人。”

霞粉色的地板上传出细微的脚步声,在这偌大的殿内却显得突兀得清晰。
庞大的君主置于高高的王位之上,帘幕后的脸模糊不清,只有那温柔却坚硬的声线宣告着自己掌管者的身份。
铁石英的呼吸有些急促,她咽了口唾沫,单膝跪地直视着琉璃瓦般光洁的地面上映出自己的模样。
星眸剑目,面容英气。

“石英,哪个铁石英?你们的数量不少,亲爱的。”

“您的铁石英,大人。我是您独一无二的战士。”

对方微怔半晌。旋即,她亲爱的君主像个咖啡吧里的女高中生似得咯咯轻笑。

“好的,好的。我亲爱的铁石英,我忠实的子民。你愿意成为我的剑,为我征战,带来荣耀么?”

“遵旨,my diamond.”


然后一切归于寂静。

她们的君主,她们棋盘上的王棋以一种极戏剧性的姿态立于顶端,身旁陪伴的是另一石英——她们的颜色是如此相似。

她们无助地看着那名高大的女战士下抬左手,动作优美地就像指挥家。她们无助地看着高大的钻石表面一点点开裂,她的脸像是薄冰咔嚓嚓破碎。女君主深深地皱起眉头,发出几乎不可闻的轻叹。女战士粉色的波浪卷发在风中肆意飞舞,像是一面鲜明旗帜,宣告着什么。

于是万物开始躁动。

“玫瑰石英打碎了一枚钻石!”

某个小巧的红宝石高声叫道。霎时间所有的啜泣、惊呼、讶异、暴怒乱哄哄地混成一团。
铁石英只是站在宝石群里,任凭人潮即将把她冲得四分五散。

“——”

铁石英伸出手。

“——”

她朝着那个方向嘶声呼吼起来。无情的尘土滚入她的双眼。风在其中喧嚣着这一场政变的开始。


“⋯My diamond,your diamond.”

她发出雌兽的悲鸣。青红色交杂的尖刺与霉纹逐渐爬满她的手臂,直盯盯地望向那拥有与玫瑰相同眼眸男孩儿,紫水晶则紧紧掩在他身旁。

‘每个人都离我而去。’

铁石英记忆中的一切如同走马灯滚滚而过。被打碎的钻石,水色的羽翼,母星派下的任务,腐化的宝石以及玫瑰·石英。

“Pink diamond!”

铁石英颤抖的尾音随着刺穿胸膛的锈蚀铁条消逝。
只有坏心眼的尘土还在她已腐坏的宝石上翻滚。呼啸的风声批判着这一场还未停息的政变。






*只是想写写这位坚强的女战士,我爱她一辈子(疯癫)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