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fire

头悬梁锥刺股,老娘倒挂刷lof。

【甄水仙】——关于南海市警局的现状(马军×陈子龙)

(标题暂定)

配对:马军×陈子龙

原作:《杀破狼》、《特殊身份》

BY:ETR

大概是轻松向的,当然,半路变卦这事儿我说不准

就是很喜欢看甄老师吃东西,太可爱了,鼓起的腮帮子叫我毫无抵抗力(捂心倒下)

几龙这么可爱你们看看他好不好!

顺带一提,我的填坑速度是半年一次哦(滚)

————————

·

    陈子龙正忙着嚼吧嚼吧,腮帮子鼓鼓的,活像个花栗鼠。

    马军嘬了口啤酒,看着面前把锅里牛肉挑得差不多的家伙,开口:

    “找我干什么?”

    “这不是约马sir出来吃口火锅嘛,天气又介么冷啦,暖暖身几呗。”

    陈子龙本来普通话就不怎么标准,加上他吃着一嘴巴的火锅料,这说出来的一句话是更含含糊糊恍恍惚惚了。

    “哎,马sir,不要客气啊。”

    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

    马军心里嘀咕着你他】妈都吃的差不多了我不想客气都不成。手里筷子又夹了叠芝心年糕捋进锅里。白花花的椭圆体们在锅子里噗噜噗噜扑腾,马军拨了拨它们,沉默了半晌,开口。

    “……你突发奇想要请我吃饭,不是有事求我就是有大事求我。“

    对方嘿嘿一笑,把筷子一撂。

    “阿sir果然是聪明人,那我就不磨叽嘞。”

 

 

·

    ——马军跟陈子龙其实认识没多久。

    不过打巧俩人都是香港来的。

    打巧俩人都被派到了内地。

    打巧俩人都是警察罢了。

 

    马军自从上次王宝那件事后便被上头给调到了内地呆上会儿。一是说休假养伤二是出于人身安全——人家搅了地下这么大一龙头,估计半个香港的古惑仔见着他都不会给好脸色了。局里也是怕闹起来了镇压不住(镇不住混混更压不住这厮,局长如是说),便把人家送过去了。

    忠哥跟他交代,你这条命给捡回来,也好说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安心养病,局子里暂时不用担心,大不了晚退休一年半载的事儿。

    马军开口刚想说不用,结果一把扯到脸颊上的伤,疼的龇牙咧嘴,除了唏嘘呜呼啥都讲不出来。只得向正义势力乖乖点头。

    算了,不逞强了。

    不过你们都知道马军这人的套路的。

    到了内地,虽然嘴上说好好养伤的是他,有事没事跑出去搞事的也是他,隔三差五再回医院躺躺的还是他(这时候往往是旧伤夹新疤,身上比拔火罐的还壮观)。还好,亏是练过拳的,身子也够结实,只一个多月时间,伤呢算是马马虎虎好得差不多了。附赠的是靠着这一肚子暴脾气跟好身手也叫他“声名鹊起”,成了小街上混混们炙手可热的谈话对象。什么“震惊!香港给调来个警察,一拳能打十个”的谣言满嘴乱飞。

· 

    “你瞧瞧你,真能耐,一拳头打十个都被他们吹出来了。”

    医院的护士给他换盐水,调着输液器嘀嘀咕咕地调侃。

    “真会瞎说,”

    坐在床上的马警官今儿没乱动,一反常态的乖巧。

    十天半个月下来的趟趟跟护士小姐聊天,咱们的马督察也是会了普通话。(虽然小姐姐只花了两天就从叫什么啊住哪儿啊当什么的啊问到你喜欢吃什么啊有女朋友没有啊平时喜欢干什么啊有没有暗恋对象啊喜欢什么类型的啊,老底统统摸透,该和他亲妈不相上下了。)字正腔圆,还算标准。

    他望着手上的吊针针头,片刻转过脑袋煞有其事:

    “十个不行,顶多五六个吧,具体还是得他们挨了自然清楚。”

    “……”

    小护士调好了滴液计,白眼翻得比天高。

     哦对了。

    照顾他的小护士还说过,她这辈子都没见过伤势和只砸扁的柿子似的还一天到晚往外跑的病人。

    往外跑就算了哦,他还搞事。

    真是勇气可嘉。

    说到这儿,小护士露出了一个标准的黄豆微笑。

 

·

    至于陈子龙,他则是把前好友现劲敌的Sunny同志胖揍一顿拘捕归案后,发现自己卧底身份已经败露了处于尴里不尴尬的境况,上头则嘱咐他复职前先在内地多玩会儿吧,反正局里帮他善后也需要一段时间,权当放假咯。

    可惜狗改不了吃……呸,当我没说。毕竟人家卧了这么多年底,满身子痞气一时半会儿是散不开了。

    这可不,在内地呆的还没几个月呢,日子倒是混得风生水起。屁股后头跟着一波小弟整天大哥长大哥短的,于是乎,“吓!香港老大成街里新帮派,黑恶势力迅速崛起,传闻老大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彪形大汉面貌凶狠力大无比。”这类流言也传出来了。估计有一半是小弟吹得天花乱坠的结果,不过陈子龙也懒的多管,坐在摇椅上优哉游哉抽烟,倒是觉得彪形大汉挺好的,把自己显得还挺威风。

· 

    而另一边方静同志则是急得直跺脚。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身份特殊的很,还捅这么大娄子,不说你还真当自己搅屎棍!”

    边上的子龙则是嚼着咖喱鱼蛋辩解我不是我没有,试图表现自己肥肠委屈。

    “我不过是看见一群小混混摸人家老奶奶钱包,我介不就站出来讲道理嘛,他们不听,还要十个打我一个喔——谁知道我才拧了没几个人他们就都蔫了。”

    “然后呢?难不成他们就突然跪下来叫你老大了?”

    方静叉着腰,脸上写满“加油,吹得快像真的了”。

    可惜陈子龙没get到点,听着她话还愣愣地点了点头,老实得不像话。

    方警官气得拎着人家脖颈子就要哐哐撞大墙。陈子龙则喊着好汉饶命他的鱼蛋还没吃完咱们有话好好说。

    在旁观战的张剑龙又一次清晰地体会到了有文化跟没文化的巨大差异。他摆摆手,把身旁想劝架的几个小警员拉了回来,比了个口型打了个手势:

    谁劝谁没命,我可不收尸。

 

评论 ( 10 )
热度 ( 23 )

© Eternal fire | Powered by LOFTER